事后紧急避孕药,要医师开药才可以取得?

事后紧急避孕药,要医师开药才可以取得? 你可能想知道:民众认为事后避孕药应不应该变为指示药--问卷结果开放事后避孕药好不好--懒人包

事后紧急避孕药,要医师开药才可以取得?

在台湾,事后紧急避孕药(事后避孕药)是处方药,即妳需要找医师为妳开立处方笺,才能取药。在国际间如美国、法国、英国、澳洲等将事后紧急避孕药放宽为非处方药,但是部分国家有年龄限制。国外对于事后避孕药的管理鬆绑主要的原因是让女人能方便取得药物,在性行为后很短的时间内(72─120小时)服用,以达到不怀孕的目的。台湾是否也要顺应这样的趋势?让我们积极地来思考。

处方药为什幺要改为非处方药?

就民众的立场,非处方药让民众不需要看医师就可以从药局取得,不但方便、及时、省时,且没有挂号费、诊疗费,花费也较少。

就政府的立场,当处方药被确认使用安全无虞且不会对社会、生态环境造成不良效应时,可以放宽管制,以利民众。

就药商的立场,非处方药可以做广告、行销,且药物取得的门槛低会增加市场的用量。

事后避孕药安全吗?

支持鬆绑事后紧急避孕药政策的人认为,事后避孕药已上市30年,副作用轻微,如噁心、出血等,是安全且有效的。

反对者认为经常服用可能导致以后避孕失败率上升、经期不规律等问题增加;此外,目前多数的事后避孕药所含的荷尔蒙比一般口服避孕药高10倍之多,其对于女性经常服用以及发育中青少女健康影响的研究仍然缺乏,因此,无法确立此药物对女性健康的长期安全性。此外,研究文献显示,事后避孕药的成功率为52~94%;其实,有效性是被质疑的。[1]

处方药取得耗时,将无法达到「紧急避孕」的效果?

支持者认为由于事后避孕药越早服用越有效,因此若维持事后避孕药为处方药,必须看诊才能取得药物,时间的拖延不利于急需此药的女性。

反对者则认为,在国外的确有等排门诊的问题,但台湾的门诊(除了偏远地区)相较于国外,是普及且方便的,取得处方笺并不会被拖延。再者,研究指出,事后避孕药列为处方药会促使青少女做常规的妇科检查,进而降低性传染病风险。[2]

方便取得事后避孕药是否会影响安全性行为的落实?

支持鬆绑者指出,国外多个研究显示鬆绑并不会增加有风险的性或避孕的行为。

反对者认为台湾国情和其他国家很不同。在国外,政府积极地从小推动安全性行为的教育,在校园不避讳谈性、也有在大学校园贩售保险套的配套,因此,人民了解事前的避孕及避病措施的重要及必要,事后避孕是「突发、意外时」的避孕方法。在台湾,保守的性教育以「禁慾」及「真爱」来教导学生如何看待性,忽略安全性行为教导。人们缺乏安全性行为的养成,已经容易选择事后避孕丸当成的避孕的方式,一旦放宽事后避孕药的管理,人们更易因药物取得方便而依赖成常规使用,进而更加忽略安全性行为的落实以及性传染病的风险。国外研究指出,事先準备事后避孕药的人比要处方笺才拿得到药物的人更会使用事后避孕药(44%vs29%),当选择戴保险套的可能性降低时,女性将沦为避孕的承担者,也增加性病感染的风险。[3]

自由取得事后避孕药是落实女性身体自主权?

支持者认为自由取得事后避孕药是落实女性身体自主权。

反对者认为事后避孕药在台湾合法上市本身就是要让女性能自主掌握身体的状况,但是,自主不是没有上限的。如果药物自由取得会危害健康,或对社会、生态环境造成不良效应时,就会以「处方」作为门槛,保护使用者。例如,抗生素是处方药,如因主张使用者的身体自主权而将之改为非处方药,可自由取得,可能会形成滥用,进而产生具抗药性的细菌;不但对身体有害,也影响生态的平衡!要落实女性自主性,就应该採事先避孕、避病的性行为,如果发生没有「保护」的性行为,则更应该负责任地及时取得处方笺,这才是身体自主权的内涵。

事后避孕药的两难?

支持者认为因为不敢去看医师取得处方,因此,后来可能生了不预期的孩子或必须做人工流产,对这些女人是沈重的负担。

反对者认为很多男人不爱用保险套,因此事先準备事后避孕药给女人使用,可以说是药物纵容了男人,添加了女人的负担。

[1]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6, Feb).Emergency Contraceptive.[Fact Sheet]. Retrieved Aug 19,2016 from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 http://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244/en/

[2] Stewart HE, Gold MA, Parker AM. The impact of using emergency contraception on reproductive health outcomes: a retrospective review in an urban adolescent clinic. Journal of Pediatric & Adolescent Gynecology, 2003, 16:313-318.

[3] Harper CC, et al. The effect of increased access to emergency contraception among young adolescents. Obstetrics & Gynecology, 2005, 106:48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