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梦想终成真──到巴黎左岸莎士比亚书店,别忘了点份「餐包

五十年梦想终成真──到巴黎左岸莎士比亚书店,别忘了点份「餐包

「我想要开一家文学咖啡馆,这里烹调的每一道料理都要在我的监督下。妳也知道,做出一块像样的柠檬派只有一种方法。我现在该做的事,就是把自己锁在房里,然后发明出一种类似迴纹针的东西。我得筹到足够的钱把书店后面那一家店买下来,然后我们就可以把墙壁打破,店舖就可以往后延伸到穷人圣朱利安教堂(St Julien le Pauvre)的花园。妳知道巴黎最老的树就长在那儿吗?去看看吧。我们要举办盛大的开幕派对,还要邀请所有人!」

从今天起,如果你前往巴黎左岸最具传奇性的书店「莎士比亚书店」(Shakespeare and Company)逛逛,会发现就在隔壁出现了一家「莎士比亚书店咖啡馆」(Shakespeare and Company Café)。但这不是现任书店主人希薇亚‧惠特曼(Sylvia Whitman)的突发奇想,而是前主人乔治‧惠特曼(George Whitman)终生未竟的遗愿。时隔近五十年,乔治的女儿终于在 2015 年 10 月替他完成了这个梦想。

上述那段引述自乔治 1968 年发愿时所说的话,就直接挂在莎士比亚书店咖啡馆店外墙上,诉说着这家新店铺的由来。

第一代的莎士比亚书店由美国人毕奇(Sylvia Beach)于 1922 年于巴黎开业,这里曾是「失落的一代」(Lost Generation)的作家们频繁来往的据点,盛极一时的文学盛况在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流动的飨宴》(A Moveable Feast)中即有详细的描写,但这副光景直到纳粹佔领巴黎而消褪。

二战后,1951 年,另一位美国人乔治‧惠特曼选在原址附近开了书店,继承毕奇的名称与留下来的书,开启第二代莎士比亚书店,这一次成为了「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作家们的心灵避难所。

因为这些传奇,加上近年电影《爱在日落巴黎时》(Before Sunset)、《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等的推波助澜,只要前往巴黎旅游,你可能就会指定要前往莎士比亚书店,但你不会知道过世于2011 年的店主乔治一直以来的遗憾,竟只隔着一道墙。

「隔壁的空间大概空了三十年以上了,我的父亲一直想把它租下来当书店的咖啡馆,」希薇亚说,「就在隔壁栋的主人终于要出租时,他们在一家连锁冰淇淋品牌 Amorino 和我们之间做选择。还好最后他们选择了心灵而非金钱,于是店就租给莎士比亚书店了。」

图片来源

希薇亚租下这个空间之后,与丈夫狄拉内(David Delannet)着手设计,几乎依照乔治当初想像的模样进行,保留下许多旧空间的原貌,比如地板磁砖与墙壁花样,但又引入明亮宽敞的现代风格。他们在店舖外的人行道摆上桌椅,人们可以坐在这里喝着咖啡眺望塞纳河、圣母院、往来行人,沉思一整天。

咖啡馆内的食物则由合伙的鲍伯烘焙坊(Bob’s Bake Shop)提供。烘焙坊的主人葛洛斯曼(Marc Grossman)擅长素食、无麸质、健康取向的三明治、沙拉、手工贝果与布朗尼等,这些食物都会在店内提供。但他们并不甘于只是朴素地端上这些在许多现代咖啡馆菜单中都看得到的食物,反之,他们将食物与文学主题结合,因此你可以在这里点到「莎士比亚奶昔」(Shakespeare Shake)、「凯鲁亚克燕麦饼」(Flapjack Kerouac)或「餐包依旧升起」(The Bun Also Rises),甚至还有在篮子中装了酒、起司与一篇短篇小说的野餐套餐。

此外,点了餐的客人还会拿到一张「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一边用餐的同时,你可以漫不经心地思考着「最喜欢的打发时间良方」、「最想与哪位小说角色共度余生」、「你在什幺情况下会说谎」等问题。

除了这些巧思之外,希薇亚也预计在店内安排有别于书店签书会之类的文学活动,比如「作家的晨间咖啡时间」,根据她的说法,这个活动是「用咖啡因和糖来振奋昏昏欲睡的作家,好让他们说说话。」

「不要怠慢了陌生人,因为他们很可能是天使假扮的。」(Be not inhospitable to strangers lest they be angels in disguise.)诚如这句长年挂在店中的标语所代表的精神一样,此后莎士比亚书店咖啡馆也将继承这个精神,以更开放而现代的方式接待来自全世界的陌生人(或天使)。

目前莎士比亚书店咖啡馆的营业时间是週一到週五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半,以及週六日上午九点半到下午七点。下次到巴黎旅行,别忘了抓好时间,来这儿点上一杯咖啡与柠檬派,感受一场海明威式的下午吧。

巴黎生活很便宜?便宜到让美国作家纷纷跨海定居,还让海明威特地为文讚美……
电影《午夜巴黎》灵感源自海明威回忆录
遥想那时,1925年,西洋文学史最灿烂的一年……
《穿越世纪的情书》写给巴黎艺术家的21封信